巨鳄孙正义如何通过愿景基金吞并科技界|孙正义|愿景基金-www.nrsns.com网
bet356手机版,app下载,bet356官网
美股

巨鳄孙正义如何通过愿景基金吞并科技界

2019年2月10日 09:10:10

本文来源于腾讯网科技频道。

blob.png

2017年7月20日上午的东京王子公园塔酒店(Prince Park Tower),孙正义(Masayoshi Son)出现在会议厅前的舞台上,面前已经是人头攒动。他小小的身影被明亮的白光照亮。虽然身为日本互联网、能源和金融集团软银(SoftBank Group)的首席执行官,但孙正义的着装一如既往地简单:灰色西装和条纹衬衫。他微笑着用日语进行自我介绍。

孙正义的讲话常常以丰富幻想的比喻和长篇大论著称。2010年,他在谈到自己“未来300年计划”时,开篇就反思了悲伤的本质。孙正义如是反问:“人生最悲伤的事是什么?什么是最大的幸福?”2016年,他将物联网等同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将第一个拥有眼睛物种所获得的进化优势,比作物联网带来的传感器和人工智能的结合。

在向数百名技术专家和企业家发表演讲时,孙正义把软银比作工业革命的绅士阶层,也是为了共同利益而投资科技的特权阶层。就在这场演讲的两个月前,软银启动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愿景基金(Vision Fund),这也是历史上最大的科技基金。在孙正义的比喻中,愿景基金是信息革命时代的绅士。“我真的不想睡觉,”他说。“我不想浪费时间。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那天在场的许多企业首席执行官都是该基金投资的对象。毫无例外,他们都曾在私下见过孙正义,要么是在他位于东京汐留的办公室里,要么是在位于加州伍德赛德价值1.175亿美元的豪宅里。大多数人都形容这位被称为玛莎(Masa)的传奇投资者说话温和,为人谦逊,对未来有先见之明:他的既有成就证明了他的声誉。

2017年东京王子公园塔酒店,孙正义介绍各位企业家。

20世纪70年代,孙正义移民到美国学习。当时,他只懂一点英语,靠进口日本街机游戏《太空入侵者》(Space Invaders)赚到了第一个100万美元。1996年,正是孙正义给刚刚起步的企业家杨致远所创办的雅虎投资了1亿美元。他的洞察力得到了回报。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前的时代,雅虎已成为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网络搜索引擎。

就在那一年,孙正义还遇到了一位年轻的中国教师马云,后者同时也是一家名为阿里巴巴(Alibaba)的电子商务公司创始人。他告诉马云接受2000万美元的投资,并承诺将把马云的公司变成下一个雅虎。如今当孙正义进行一项新投资时,他有时会告诉创始人,他们的公司也可以像阿里巴巴一样大。人工智能初创公司Brain的首席执行官尤金·伊兹克维奇(Eugene Izhikevich)表示:“早在2000年他就知道中国市场将会变得很大,所以他决定投资。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他开始在中国进行投资,不得不在香港和深圳之间的土路上开车往返。他有一种在事情变成现实之前就能预见到的天赋。对他来说显而易见的事情,在十年后对其他人也变得显而易见。”

在东京酒店举行的活动中,孙正义依次将首席执行官们介绍到舞台上。首先,他欢迎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的创始人马克·雷伯特(Marc Raibert),雷伯特希望通过制造生物力学能力优于人类的机器人来改变世界。而软银从Alphabet手中收购了这家公司,具体的交易金额不详。雷伯特带来了一款四条腿的机器人Spot Mini,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移动技能。“玛莎,我想你可能得后退,因为你挡住它的路了,”雷伯特告诉孙正义。“我们还没有让它能够检测到人的存在。”最后,雷伯特表示他坚信“机器人将比互联网更强大”,并感谢软银对他的支持。孙正义谢过他,说:“我们要一起改变世界。我们将在机器人身上投入大量人工智能。”

Guardant Health首席执行官赫尔米·埃尔图基(Helmy Eltoukhy)

接下来是OneWeb的创始人格雷格·维勒(Greg Wyler)。他指出,尽管人们都在谈论超互联的未来,但现实情况是,地球上还有54%的人无法接入互联网。他详细阐述了部署900颗非地球同步卫星的计划,以确保到2027年白哦扩世界上最偏远角落的所有地方都能接入互联网。在演讲结束时,维勒感谢软银的支持。孙正义在维勒走下舞台时回应道,“我们要改变世界,我们要把每个人都连接到互联网上。”

人工智能以及由无处不在数据、高速连接和自动化机器人组成的辅助组件是那天演讲者之间的共同点:Guardant Health首席执行官赫尔米·埃尔图基(Helmy Eltoukhy)想要用大数据征服癌症;室内种植平台Plenty创始人马特·巴纳德(Matt Barnard)正在利用机器学习在优化的环境中种植农作物;创业公司Cloud Minds背后的企业家比尔·黄(Bill Huang)希望打造世界上第一台基于云的机器人。“突然之间,我们可以用传感器替盲人指路,”他宣称。“我们可以代替导盲犬!”

在最后发表演讲之前,孙正义再次走上舞台,回忆道:“当我17岁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微处理器的照片时哭了。我不知所措。”然后他介绍了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 的首席执行官西蒙·西格斯(Simon Segars)。“我们最初的处理器只有衬衫纽扣那么大,”西格斯开始说道。“现在我们可以用针尖大小的芯片提供数千倍的处理能力。“ARM微处理器已经被用于机器人手术、自动驾驶汽车和智能相机。如果说所有这些数据都必须被发送到云端进行处理,然后再反馈回来,那么人工智能的未来将是不现实的。因为这一过程太耗电,而且受到时间滞后的影响。”西格斯表示:“如果每个Android设备用户每天进行3分钟的语音识别,谷歌的数据中心将需要增加一倍。下一代微处理器需要集成人工智能并处理传感器本身的数据。我们自己做不到,”他告诉观众。“我们必须与其他公司合作部署这些技术。”

谈话结束时孙正义握了握西格斯的手。他说,ARM不仅对软银是不可或缺的,对全人类也是不可或缺的。“现在他们是我们家族的一员了。”“如果我们能齐心协力,我们就能成为新一代的绅士,让未来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居住地。”然后他鞠躬离开了舞台。

自1981年创立软银以来,孙正义一直在努力让软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在24岁的孙正义成立这家个人电脑软件分销商的第一天,他站在公司两名员工面前的箱子上兴奋地宣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虽然这些员工几天后就辞职了,但现年61岁的孙正义坚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抱负和“300年愿景”:一场最终将达到奇点(singularity)的技术革命。这将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智能、重新定义全球经济中每一个行业的历史时刻。

在这个未来中,软银不会成为下一个谷歌、下一个苹果或下一个微软。孙正义也不相信某一个品牌或某一种商业模式能够带来奇点。孙正义将采取他所称的“数字企业集群”战略:一个由软银主导的人工智能公司生态系统,涵盖从医疗保健到交通运输、从叫车服务到机器人等所有行业。正是这种多样性支撑着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

孙正义在2017年举行的大会上对观众们说:“我们希望形成一个志同道合的企业家联盟”、“一个人的力量永远无法实现革命”。这样一个生态系统的核心就是ARM,该公司设计的小型低功耗处理器占所有智能手机芯片的95%,更不用说大多数的智能扬声器、健康追踪器、无人机和电视了。

早在2006年孙正义对西格斯就非常熟悉了。当时他第一次见到ARM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沃伦·埃斯特(Warren East)时,西格斯是该公司的首批员工之一。当时的ARM已经在新兴移动设备市场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个事实给孙正义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知道手机将很快超越个人电脑,因此互联网的重心将从台式电脑转向智能手机。在孙正义的设想中,ARM微芯片的低功耗高处理性能架构将成为未来数字经济的中心。

在软银与ARM高管会晤的几周前,软银收购了沃达丰日本(Vodafone Japan)。沃达丰是一家陷入困境的移动运营商,长期以来饱受网络连接问题和过时手机的困扰。软银董事会对此次收购一直持怀疑态度,但孙正义态度坚决。此外,他对于此次收购还有战略上的优势。在收购之前,孙正义曾前往加州会见苹果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他带去了一幅手绘的智能手机草图,并把它展示给了当时的苹果掌门人。孙正义2016年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说,“它看起来就像一只电池伸出来的癞蛤蟆。”乔布斯讨厌这个丑陋的草图,但他告诉孙正义直觉是对的。乔布斯一直在开发iPhone的首批原型机。孙正义离开加州时获得苹果承诺,如果收购沃达丰成功,他将获得iPhone在日本的独家分销权。

西格斯和孙正义一直保持着联系。两人不仅在2006年又见了几次面,此后还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见面。正如孙正义所预测的那样,在2013年西格斯取代埃斯特担任ARM首席执行官时,公司已经巩固了自己在芯片行业的市场地位,将芯片架构授权给了苹果、三星、英伟达和高通。而沃达丰日本,也就是现在的软银移动(SoftBank Mobile)已经成为日本领先的移动公司之一,这要归功于它与苹果签订的iPhone独家分销协议。

2016年6月,西格斯在孙正义的加州豪宅中共进晚餐。西格斯后来形容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面试。他只是当时不知道而已。在那次会面中,西格斯和孙正义分享了他在ARM面临的困境,但指出这些问题也带来了很多巨大的机遇。随着智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和增长率不断下降,ARM将不得不大幅降低利润率,才能在人工智能、传感器、5G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进行长期投资。“我们不得不与我们的利益相关者进行艰难对话,”西格斯说。“我记得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们所有的利润率都在下降,我解释说我们是在投资于长期机会。”我仍然清楚地记得一个人脸上的惊愕表情。

他们见面几天后,孙正义打电话给西格斯:“我需要尽快和你们的董事长谈谈。“对不起,这是不可能的,”西格斯回答说。ARM的董事长斯图尔特·钱伯斯(Stuart Chambers)当时正在地中海的一艘游艇上度假。但是孙正义坚持说:“不,不,不。你必须做到。我要用飞机送你去。你到最近的港口去,我会飞到那里汇合,然后我们就开会。”

他们在土耳其里马尔马里斯码头的一家海鲜餐厅Pineapple见面。孙正义已经包下了整个餐厅。当西格斯和钱伯斯到达时,里面除了服务员没有其他人。当孙正义抵达时,他坐下来告诉两位英国公司高管,他想收购ARM,并向他们做出了一系列承诺:ARM仍将是软银的独立子公司;他不会干涉ARM的日常运营管理;公司可以把所有利润用于研发。

“我尽可能地让整个场面显得酷一点。”西格斯回忆说,“我们只是倾听,你做你应该做的。既然我们没法拍板,那就尽量少说。”

西格斯和钱伯斯回到剑桥,把这个提议转达给了ARM董事会。一周之内,双方就收购价格达成了一致;尽职调查在短短两周内就完成了;整个收购过程只花了大约十个星期的时间。ARM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副总裁伊恩·霍顿(Ian Houghton)表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购一家富时100指数(FTSE 100)成分股公司令人惊叹。”ARM知识产权集团总裁雷内·哈斯(Rene Haas)对此表示赞同:“这种收购过程可能会拖延数年,但这次快得疯狂。这一切就像是,’走,走,走。只管走。’整个过程正以光速前进。我不认为在监管方面也会走得更快。它会以同样快的速度慢下来。”

一个周日,ARM的执行委员会收到了西格斯发出的通知当天晚上召开会议的短信。在那之前,该委员会还不知道正在进行的谈判。哈斯说:“我做了西蒙告诉我不要做的事,还发短信告诉了另一位出席会议的执行委员会成员。”“我们都以为,’西蒙要辞职了?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那天晚上,ARM的高管们聚在公司董事会开会。除了啤酒和薯片,西格斯还发布了一个新消息。他告诉所有与会者:“揭开一个秘密。”“明天软银将正式宣布收购ARM。”

对于在座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一消息的宣布毫无意义。为什么日本电信公司软银会收购芯片知识产权授权公司ARM?“我在思考这个玛莎是谁?”哈斯回忆说。“他是干什么的?他真的明白我们在做什么吗?我回到家,用谷歌搜索引擎搜索了软银和玛莎。”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软银与滴滴合作在日本推出打车服务。

2016年7月18日周一一大早,孙正义就提前与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会面。在英国退欧公投之后一个月,英国政府对外资收购这家英国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感到担忧。孙正义同意了收购要约后的承诺,其向英国收购委员会做出的一系列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即软银将在未来5年内把ARM员工数量增加一倍,并将公司总部留在剑桥。

那天上午收购公布于众:软银以每股17英镑的价格收购ARM,总计耗资2450亿英镑。赫尔曼·豪泽(Hermann Hauser)曾参与ARM公司的早期建设,被视为英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他告诉BBC,对英国科技行业来说这是“悲伤的一天”。

那天下午,孙正义去剑桥会见ARM公司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哈斯回忆说:“他笑得就像一个刚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他说,’这是我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天。我已经观察这家公司30年了。我对公司所做的一切都印象深刻。’”

一个月后,ARM高管团队前往加州圣卡洛斯(San Carlos),会见孙正义及其在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一众人。会议一开始,英国人就介绍了未来四个季度的营收计划和预期。哈斯说:“他对此兴趣不大。”孙正义一直在玩iPad。然而当他们开始谈论公司的愿景时,孙正义变得热情起来,他分享了自己的“300年愿景”。他说,到2035年,将会有一万亿联网设备。这是一个包括自动驾驶汽车、智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传感器在内的庞大物联网,而ARM将是所有这些设备制造商背后的公司。哈斯说:“他实际上是在展示2035年之后的收入图表和数据。”“我记得我第一次这么想,’这是在演戏吗?’但现在我意识到,他只是想得很大。当你开始想你是否能做到这一切时,那就太疯狂了。”

软银收购ARM是欧洲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科技交易。这也让许多英国人第一次听说软银,其中不乏商业和技术内部人士。尽管软银进行了大量收购,但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家日本电信公司实际上是一家重量级的全球投资者。2013年,软银以22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并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芬兰游戏开发商Supercell。2014年,软银就已经在美国加州启动了一个投资前哨,一个名为软银国际的基金,这也是愿景基金的前身。该基金的早期投资标的包括中国共享出行初创企业滴滴出行、印度的Ola Cabs以及印度尼西亚电子商务公司Tokopedia-。软银合伙人戴维·特维农(David Thevenon)表示:“我们当时比较低调。人们总是被软银这个名字搞糊涂。你们是银行吗?你们是移动运营商吗?”他说,“我们必须不断解释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做国际投资。”

一旦软银最终成为知名企业,就出现了新的复杂局面:它需要更多的资金来继续进行投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前债务交易员拉杰夫·米斯拉(Rajeev Misra)负责为这个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米斯拉在新德里长大。1981年,他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机械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后来,他在洛斯阿拉莫斯设计卫星,在费城一家名为“现实技术”(Reality Technologies)的初创公司从事软件模拟工作,之后回到商学院。米斯拉在2002年与孙正义结识,当时他是德意志银行新兴市场全球信贷主管。他借钱给软银,然后帮助软银完成了对沃达丰日本(Vodafone Japan)的复杂收购。八年后的2014年夏天,两人在参加一场婚礼时重逢。2010年,孙正义曾向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而阿里巴巴完成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这笔意外之财让软银得以在全球扩张。再次相逢后,孙正义希望米斯拉能再次为他工作。“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但听起来很兴奋,”米斯拉回忆说。

为了收购ARM公司,软银被迫出售了所持有的阿里巴巴和Supercell工地股份;整个交易将这家日本公司的债务推高至1050亿美元。米斯拉说:“我们希望对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革命进行投资,投资于将颠覆地球上所有行业的公司。”“其中包括金融服务、汽车、酒店、写字楼、住宅经纪,应有尽有。我们觉得我们被限制了,因为我们花了很多钱。我们说,让我们筹集资金。让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基金。”孙正义将其称之为愿景基金。

支撑愿景基金的投资假设以规模为中心,秉承赢家通吃的战略。他们瞄准了市场份额在50%至80%之间的公司,并通过巨额投资使这些公司新的业务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增长。“这是我从玛莎那里学到的东西,”米斯拉说。“快速增长和高效率哪个更重要?”高效率意味着你的成本和利润都是正确的。重要的不是计算你到底花了多少美元,或者说一步一步地在美国或印度市场稳扎稳打。我们的观点是,企业首先需要扩大规模。一旦你扩大规模,你就能把其他事情都做好。全球壁垒正在消失,所以如果你不能迅速走向全球,其他人就会这么做。”

当然,为此他们将需要资金,而且是巨额资金。起初,该基金的启动资金为300亿美元。虽然也是一笔巨款,但在全球基金中并非罕见。而孙正义认为1000亿美元会更好。

米斯拉和孙正义做了一个展示该基金投资记录的演示文案。当时该基金的投资组合已经包括ARM、Sprint、软银移动、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并且对自己的推销技能进行反复锤炼。2016年9月至12月,他们周游世界,会见了美国企业、养老基金、亚洲和中东的主权财富基金。他们的提议虽然受到了礼遇,但大多数人对此都吃换一台赌。因为无论其雄心壮志多么伟大,题量1000亿美元的单一投资基金被普遍认为完全不切现实。

然而,尽管外界普遍持怀疑态度,但仍有少数人对软银的提议感兴趣。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就是其中之一。

一个500人的沙特代表团于2017年5月造访东京。在会见本·萨勒曼(Bin Salman)之前,孙正义和米斯拉首先向王储最亲密的顾问们提出了设立愿景基金的想法。米斯拉在德意志银行的两位前同事一同介绍了这一想法。几天后,他们在东京市中心富丽堂皇的Geihinkan国宾馆接待了沙特王储。据孙正义当年晚些时候接受金融家戴维·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采访时透露,孙正义当时对本·萨勒曼说:“我想给你一份特有的礼物,东京的礼物,一份价值1万亿美元的礼物。”萨勒曼回答说:“好吧,很有意思。”孙正义回答说:“我给你1万亿美元的礼物:你在我的基金里投资1000亿美元,我回报给你1万亿美元。”会后孙正义得到了450亿美元的非约束性承诺。

六周后,两人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再次会晤。孙正义参观了沙特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并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高管们进行了交流。那时候,苹果、高通、富士康、夏普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也承诺再投资200亿美元,软银也从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增加了280亿美元。2017年5月多方在利雅得举行了一场签字仪式,恰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后的首次海外之行,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正式启动。

软银从未管理过如此规模的第三方资金,也从未推出过受监管的基金。如今,软银拥有史上最大的投资基金,相当于美国风投过去30个月筹集的资金总额。该基金首席执行官米斯拉面临着巨大压力。“我们现在对所有这些公司,对我们的合作伙伴,对沙特阿拉伯人民负有受托责任。两年前,我们是否接到第一个寻找资金的电话?”米斯拉回忆说。“没有。”

2018年12月的一个下午,米斯拉在伦敦梅菲尔区一栋四层高的爱德华时代建筑里,欢迎美国知名杂志《连线》造访愿景基金总部。他光着脚,卷起衬衫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香巴拉手镯。在谈话过程中,他的情绪时而热情时而沉思,时不时会停下来吸一口电子烟。

软银愿景基金首席执行官拉杰夫·米斯拉(Rajeev Misra)

目前米斯拉的愿景基金拥有60多家公司的投资组合。其中包括对美国图形处理芯片制造商英伟达约70亿美元的持股(软银已经于今年1月份抛售了所持有的全部股票);以5.02亿美元入股英国虚拟现实技术开发初创公司Impossible;以及投资2.5亿美元持有生产力平台Slack的部分股权。软银牵头的一个财团还向打车服务公司Uber投资了约80亿美元。

米斯拉领导着一个由管理合伙人组成的团队,其中7人位于该基金在硅谷的前哨基地,2人在日本,2人在伦敦。他们定期聚在一起,共同审查各个合作伙伴提出的交易策略。

然后这些想法经过同行评审,由一个独立的团队通过一系列严格审查过程进行尽职调查,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完成。随后这些交易将被提交给软银的投资顾问委员会,其中的组成人员也包括孙正义和米斯拉。如果对一个想法有共识,企业家就会被邀请与孙正义坐下来面谈。在交易完成之前,孙正义会与每一位创始人见面。

“当我在2017年初见到他时,我向他解释了我的公司是如何成为印度领先的酒店公司的,”印度最大酒店网络Oyo Rooms首席执行官里泰什·阿加瓦尔(Ritesh Agarwal)表示。“我认为现在向中国市场扩张的时机不对。他告诉我,我绝对应该扩张到中国市场,并考虑在那里花上更多精力和时间。当年的11月份,我们在深圳建立了第一家酒店。我们现在是中国五大连锁酒店之一。他超前思考的能力无与伦比。”

Vision基金投资的下限是1亿美元,但大多数都在5亿至几十亿美元之间,通常是公司20%至40%的股份。“这极大地改变了投资游戏规则,”美国建筑初创企业Katerra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马克斯(Michael Marks)表示。“科技公司正在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企业。我认为软银只是第一个看到自己可以投入更多资金并获得巨额回报的公司。它常常利用过度投资找到市场优胜者。过去这可能风险巨大,而且往往没有效果,但我认为它会成功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

当然,单一的巨额资本投入并没有揭示软银潜在优势的本质:孙正义的“集群”策略。这种附属公司和投资组合形成的复杂网络,其理论上整体效用大于各部分的总和,其中的高附加值来源于软银家族的合作伙伴关系和丰富商业机会,。

这是一个包括苹果、高通、夏普、阿里巴巴、斯普林特(美国第四大运营商)、雅虎日本和软银移动在内的全球网络。软银移动去年12月进行了235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成为史上第二大上市公司。愿景基金也是印度、中国和欧洲市场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它在孟买、新加坡、利雅得和阿布扎比都有业务。“当你考虑投资的时候,你可以看看大多数的美国公司,会发现他们不做全球性业务,他们很少做真正全球性的事情,”Thevenon说。“然而软银无处不在。”

生产力平台Slack联合创始人斯图瓦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软银曾向其投资2.5亿美元收购部分股权。

企业有追求这些合作关系的自主权,但这些合作往往是双赢的协同效应,能够加速全球业务增长。以一线医疗保健人工智能提供商平安好医生(Ping An Good Doctor)为例,该公司与东南亚拼车公司Grab签署了一项协议。去看一次医生路上前后花三个小时,最后或许只能获得90秒的咨询时间。所以平安希望利用Grab的地理定位平台来加速患者的初步分类和筛选过程。

通过部署机器学习平台,Oyo Rooms成功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酒店体验的标准化,从入住登记到客房管理均有技术支持。该公司与滴滴在中国开展了一项合作活动,口号是:“与滴滴一起舒适出行,与Oyo一起舒适生活。”

Paytm是一家印度移动钱包初创公司,每月处理4.5亿笔交易。最近其在日本与雅虎日本合作推出了移动支付服务PayPay。

当然ARM也是如此。在与Mapbox的合作下,西格斯的芯片设计公司已经开发出一种软件,可以让支持ARM芯片的设备自动对道路边界、车道标志、路缘、交叉路口和交通标志进行分类。波士顿动力公司也在其最新机器人的马达控制中部署了ARM处理器。

这些都是软银培育的合作伙伴关系,它们将使ARM继续处于孙正义奇点愿景的重心,让充满机器人、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和一万亿联网设备的未来继续成为现实。

“我认为,贯穿我们所有投资的另一个普遍主题实际上是围绕数据展开的,”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杰弗里·霍森伯德(Jeffrey Housenbold)表示。“它实际上是关于数据,以及人类和机器在奇点和人工智能概念中的融合。我们如何处理这些数据,从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如何使人们更快乐,生活更丰富,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通过使用数据来发现新药物,还是试图提高食物递送的效率都可以。数据几乎遍及我们的每家公司。”

这就是孙正义的愿景:每当我们使用智能手机,打电话叫车、定一次外卖、预定一次酒店,进行一次支付,或者接受一次治疗,都是在于软银家族中的企业进行着数据交易。正如孙正义一向所说的那样:“谁控制了数据,谁就控制了世界。”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
Copyright © 2018 bet356手机版-app下载_bet356官网 首页百度一下360搜索 搜狗搜索 神马搜索"